联系我们: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一二小说
一二小说全新上线, 更新最快的精品小说全文阅读、txt电子书全集下载站, 请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://www.12xiaoshuo.com

“你个骚逼。”歹徒冷笑道。

小娥突然感到下身一紧,接着感到一种木木的疼痛。

歹徒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。

他趁小娥不注意,猛地将四只手指戳进了小娥的私处。

殷红的鲜血顿时染红了歹徒的手指,也染红了小娥的大腿内侧。

小娥的处女膜就是这样丢失的。

但小娥并没有丢掉自己的贞操。

当时,小娥的同伴呻吟声越来越大。而持刀威胁小娥的老大也从裤裆里掏出了自己的东西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女厕所外面隐约传来了人声。

正在捣弄小娥同伴的那个歹徒第一个敏锐地听到了厕所外面的异常。他突然停下了疯狂的攻击,竖着耳朵听了几秒。

接着拔出、提裤子、系腰带,一气呵成。然后一把扯住小娥同伴的头发,穷凶极恶的说道:

“记住!要是透露半个字,我会把你戳成肉泥!”

同伴含着眼泪,一个不停的点头。

而威胁小娥的“老大”,也提了提自己的裤子,粗大的东西像弹簧一样,奇迹般地钻了肥大的裤子里面。

临跑之前,他对小娥说道:“记得保密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小娥的同伴第二天就辍学了,第三天就外出打工了。过了几年,同伴珠光宝气地回来了。

有人说她在外面赚了大钱,也有人说她在外面傍了个大款,还有人说她在做小姐。

只有小娥知道其中的原因。

小娥胆战心惊地过了几个月,又自卑自怜地忧郁了几个月,后来慢慢的放下了。

“毕竟,我这不算什么**,而且,”小娥心想,“这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。保住了性命,也没有被歹徒玷污,我有什么好伤心的呢?。”

然而小娥怎么也想不到,处女膜的破裂会给自己未来的婚姻带来如此大的隐患,也会给她未来的夫妻生活带来如此大的伤痛。

张胜利算是一个本分的人。他的确很能吃苦。在雾村,他的确是众口皆碑的好人。

无论年幼老少,都羡慕小娥和张胜利两个。在他们眼里,这一对鸳鸯是村里未婚男女的标本,男的壮实,女的漂亮;

男的本分,女的温润。

张胜利包了所有的农活。小娥的工作就是保证张胜利的一日三餐。

张胜利即便是从早忙到晚,挑一天担子,他半夜里照样有精神、有力气一次次地进入小娥的身体。

可是小娥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厌恶。他每次所用的姿势都是一样,那就是让小娥跪在床上,他从后面进入。小娥和他说过几次,希望能让她躺在床上,只要让她躺着,他想怎么弄,她都配合。可是张胜利一声不吭。一到晚上,照样像只发情的野兽,托起她的屁股,蛮横地从后面进去。

小娥绝望地发现,张胜利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泄欲的工具。

小娥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那种委屈、不甘、屈辱,让小娥度日如年,甚至有许多次,小娥都想着一死了之。

直到后来,张胜利慢慢地减少了房事的频率,小娥学会了让他在数分钟之内就一射了之。

可以说这样的结果是皆大欢喜。一个是例行公事,一个是减轻自己的痛苦。

“挺好的,”小娥暗暗想,“不爱我也没有关系,反正我也不爱你。我是你名义上的妻子,你也不过是我名义上的丈夫。你想在外面乱搞,我也绝不会过问你,也不会吃你的醋。”

自从张胜利外出打工之后,小娥越来越快乐,越来越开心。她觉得阳光更暖了,天空更蓝了,就连小鸟的叫声都更加欢快了。清晨起来,看到青草带露水;中午小憩,猫儿陪她打呼噜;黄昏出门散步,晚风轻抚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,飘逸、悠然。

小娥觉得自己就像遗落人间的天使。

可是好景不长,可怜的小娥又陷入到无尽的烦恼之中。

雾村村长张解放今年刚过四十岁。张解放当村长当了十几年,他的工作就是贯彻执行当和国家的方针政策,尤其是计划生育。经过他手的妇女已经不计其数,他早已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。

谁家媳妇怀上了孩子,几个月了,第几胎了,他都了如指掌。因为他的老婆,一个62岁的老太婆,唯一的爱好就是打听这些事。

一到晚上,老太婆一边给村长暖着被窝,一边絮絮叨叨地给自己的老公说着。

“王家媳妇有怀上了!那就是个怂罐子!去年11月生了一个,这才不到一年!老头子,这个消息真真儿的,我今天早上见到她了,小肚子鼓鼓的!至少三个月了吧。你说说看,这些不要脸的女人,日弄日弄就能怀上孩子!唉,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哟!”

老太婆又开始了唠叨开她那重复了上万遍的话。

村长张解放一直没有孩子。那个瘦巴巴的老太婆并不清楚怀不上孩子的真正原因。张解放年轻的时候再外面闯荡,他唯一的爱好就是逛窑子。俗话说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。逛来逛去,张解放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花柳病,起初的时候浑身奇痒,后来下身开始溃烂化脓。最严重的时候,他就像死人一样躺在简陋的工地帐篷里,靠工友给他一日三餐,勉强熬着日子。他以为自己要死了,好在后来遇到一个好心人,垫钱给他,让他去医院住院治疗。

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,每天打点滴,病总算是治好了。但医生最后告诉了他一个不幸的消息:

“我说老张,你的附睾已经硬化了。”

“医生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的精子质量可能不行了。”

“你他妈的能不能说清楚一些?”老张有些气急败坏。

“也就是说,你的精子活力不够,大多数都是死精。你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了。”医生说完就出门走了,留下一脸茫然的张解放,无助地坐在病床上。

张解放的老婆毫不知情。她总以为是自己的问题。她总觉得自己亏欠老公,曾有好多次,她到处打问哪里有“借腹生子”的买卖,最后打听到了一个,是云村的一个寡妇。她偷偷塞给寡妇一千块钱,然后就悄悄地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家里。

“老嫂子,这能行吗?我害怕。”寡妇有些犹豫。

“怎么就不成?只是让你帮我们生个娃儿,又不是让你做我家的小媳妇,你怕啥?咱说好了,就这个月,你每天晚上等天黑来我家,早上天未亮你就回家去,要是路上碰到人,你就说走亲戚去了。神不知鬼不觉!我这段时间给我家老张吃好一些,补补他的身体!你别看他上了点年纪,可是在床上,不比年轻小伙子差劲!”

“老嫂子,你说什么呢,人家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年轻的寡妇红着脸说道。

“哼!跟我就别装大姑娘了,都是过来人!告诉嫂子,多久没和男人那个了?”

寡妇红着脸,扭捏不已地说道:“两三年了……”

村长老婆追问:“实话告诉嫂子,你想不想男人?”

寡妇害羞地回头望了望门外,生怕有人偷听她们的谈话。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“那就对了!这事儿,我看能成!一来你可以赚不少钱,而且还能睡睡男人;二来呢,我们也有了后人。放心吧,我家男人是村长,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村长老婆用手狠狠的捏了一把寡妇的大屁股,凑进寡妇的耳朵,神秘地眨了眨眼睛:

“而且我给你说哦,我家男人的那儿可不是蜡枪,不小的!今晚上你就知道了,你就偷着乐吧你!”说完,村长老婆又使劲地拍了一下寡妇的大屁股。

村长老婆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,但不知道怎的,她感到有些难过。

刚刚在捏寡妇屁股的时候,她感到了饱满和弹性。

而自己的屁股呢?

早已经变松变软了。

记得当年20岁的她最喜欢背对着自己的老公脱裤子,因为她知道自己滚圆的屁股能让自己的老公在顷刻间变得百依百顺。她让老公爬下,老公不敢跪着;她让老公学狗叫,老公不敢学鸡鸣。这是每天晚上最让她感到骄傲和充实的游戏。当她看到自己的老公跪在自己的面前,颤抖着双手搓揉着自己照样富有弹性的大屁股,然后又伸出舌头顺着自己的大腿一路舔上去,那副既可怜又可爱的样子让她感到作为一名女人的优势。

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,她的面容不再光滑如玉;她的身体不再凹凸有致,她的胸脯不再坚挺如初,她的屁股不再震荡如乳。

随着岁月的流逝,村长在面对一丝不挂的自己时,不再是个低贱的奴隶。他从当初的百依百顺变成了现在的暴虐王者。几个月才能盼来和老公温存一次,而且这难得的一次都是她手口并用,埋在丈夫的胯间折腾半个多小时。有那么几次,正当她含着老公那绵软的物事吞吐不已、口水淋漓的时候,村长的鼾声居然响了起来。

唉。岁月不饶人,人总会变老。她也就认了。好在老公只要硬起来,总是能让她体验到野兽般的疯狂。那如同雨点一般的冲撞,让她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释放出酣畅淋漓的火热。这也算她苦等之后的奖赏吧。

村长老婆一边想,一边布置起了房间的大床。今天晚上云村的寡妇要来,她还没有给村长说过。不过村长老婆几乎有完全的把握,确信这事一定能成。毕竟村长也和自己一样,盼星星,盼月亮,不就是想要一个大胖小子吗?

如今她终于找来了愿意给他们生个孩子的寡妇,也给了寡妇半年的积蓄作为报酬。寡妇这边是没问题了,老公这边问题也不大。

村长老婆唯一担心的是她的老公会像他们两个一样,就算怎么抚摸、含弄、挑拨,胯间的那话儿丝毫没有半点的起色。倘若到时候真的无法和寡妇那个,那么她也就认命了。

就当老天爷对他们的惩罚吧。天意如此,人力何为?

人的命,天注定,胡思乱想没有用。

村长老婆对这句话是深信不疑的,从嫁给村长的黄花姑娘到现在一身赘肉的中年妇女,她的心儿从骄傲充实变得寂寞空虚,她知道这不是村长的错,也不是自己的错。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。

“对了,应该把我们新婚时的嫁妆拿出来,床铺都太陈旧了,万一事情不顺利,岂不是影响老公的心情。”她想到,“尽量让房间温馨一些。对了,院中花园的茉莉花开了,每次我闻到茉莉花的香味,总是忍不住身体发烫,耳朵发烧。不知道云村那寡妇是不是和我一样?”

村长老婆赶紧跑到院子里,摘下一束茉莉花,揉碎了,偷偷地撒在床单底下。

村长老婆满腹心事的布置完房间,然后坐在桌子边出神。

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,村长从外面回来了。

“老婆,快去做饭!一会儿我还要给全村的人喊话呢。”村长一边脱鞋,一边说道,“咦!今天这是怎么了,大红大绿的。”

“老公,你过来。”

“怎么了这是?”村长紧张地凑近老婆。

“我想给你说个事。”她欲言又止。

村长盯着自己那满脸褶皱的老婆,不禁皱了皱眉。

“说吧,到底是什么事?神神叨叨的。”

“我想到了一个生儿子的办法。”她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。村长内心一惊。

难道老婆跟别人乱搞?村长心中暗暗一惊。他清楚自己是生不了孩子的。

“什么意思?怎么生?”村长故作轻松地问道。

“我帮你找了一个生孩子的人。”

“啊?”

“云村的寡妇。我已经跟她商量好了。今晚她就来了。”村长老婆红着眼睛,委屈地说道。

村长这才长出一口气。

原来如此。

“好事,好事。”村长想到,“这个糊涂的老婆,她到现在还蒙在鼓里!真是上天的安排啊,不找张三,不找李四,偏偏找来云村的寡妇,真是无巧不成书。”

村长心里早就乐开了花,但是表面上做出一副为难犹豫的模样,面色凝重地跟老婆说道:“你这样干能成吗?你也不想想,人家寡妇就愿意跟我上床?再者说了,我要是跟这寡妇干那事,那我于心何忍?我只和我老婆干那事,跟其他女人,打死我都不干,刀架在脖子上都不干!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我亲爱的女皇上!”

村长老婆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她爱恋不已地摸了摸村长的脸蛋,无不怜惜的说道:“都怪我是块盐碱地,不长庄稼,无法给你老张生个大胖小子。我亏你的。这不算啥的,你不要有什么顾虑,我知道你的老毛病,一有顾虑,下面就起不来。万一起不来,我这就白忙乎了,大胖小子也就抱不上了。你说是不是?放心吧,我知道你心疼我,我跟你这么多年,不会想不通的。”

村长依旧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,说道:“老婆,我不想这么做,我不想对不起你……”

村长老婆“霍”地站起来,气嘟嘟的说道:“哼!你今晚干也得干,不干也得干!关键的时候要是硬不起来,我就拿剪刀给你齐根剪了!”

村长眼看时机成熟了,立即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一边摸着老婆的屁股,一边把脸埋进老婆的两腿之间。

“老婆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!你就饶了我吧,不要剪了我的老根,你剪了,以后我就无法服侍你了!我努力还不行吗?今晚我努力好不好?”

村长老婆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像对待孩子一样抚摸着村长那微秃的头顶,说道:“起来吧,别让我失望就成。都是为了这个家,都是为了你。”

夜幕降临,牛羊归家,炊烟弥漫在半山腰。

云村的寡妇摸黑进了村长的家门。

寡妇出门前特意将自己打扮了一番。她从箱底翻出了那件白色的三角内裤。蕾丝边缘,一指来宽的遮羞布让寡妇不禁粉面微红。还有一件是粉红色的胸罩,同样也和那件内裤一样,都是她的心上人送给她的礼物。每次他来的时候,都要求寡妇穿上这两件东西,寡妇记得他说过,穿上这两件东西,他硬的快,干的爽。

寡妇也很喜欢这两件东西,每次穿在身上,她觉得自己能年轻十岁。在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里,寡妇就拉上屋里所有的窗帘,然后打开大灯,在镜子面前一件一件地脱光自己的衣服。

这是寡妇一天当中最享受的时刻。

她爱着自己美丽的**。每当她脱光了站在镜子面前打量自己的时候,寡妇总会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那颤巍巍的两座玉峰。

小腹沟处那浓密的黑草。

滚圆的双臀。

滑腻的大腿。

最是让自己满意的,是自己那枚性感的嘴唇。

心中的那个他,不知多少次探入到自己的檀口!

寡妇总是一边想,一边忍不住轻轻地搓揉自己那两粒依旧粉嫩殷红的樱桃。

硬硬的,好舒服。

下面湿湿的,好痒,好酥……

今夜她要和村长睡觉。

这让她心里既紧张又兴奋。

如果事情顺利,她不仅能得到物质上的报酬,而且还能极大的满足自己内心深处按捺已久的炽热欲情。

毕竟,他已经好久没有找过自己了。

她轻轻地敲响了村长的门。

似乎是在门口等候已久,她刚刚敲了三下,门就无声无息地开了。

村长老婆一把将寡妇扯了进去,然后赶紧将门反锁,然后又找来一根木棒,将门使劲地顶住。

“你可来了。”村长老婆照例狠狠地掐了寡妇的屁股。

“老嫂子,说哪里话呢,这么大的事儿,我能不上心嘛?盼望着能给你们生个大胖小子呢。”寡妇世故地应付道。

“唉,要是能怀上,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村长老婆看起来有些伤感。

“还得看你家男人的。这种事……”寡妇欲言又止。

“你这个狐狸精!不说我也知道。只是我男人有时候力不从心,还得你多给他弄弄。”

“是吗?你是说他不行吗?”

“说什么话呢!不是不行,是没那么快硬起来!”

“那可怎么办?”寡妇故作忧虑的说道。

“唉,你先多给他摸摸吧,万一不行……就用嘴巴舔……你也别怪我多嘴,我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常常这么做的……都是过来人,也不要难为情!说白了都是为了能有一个后人,你说是不是。”

“老嫂子你说的对,只是用嘴巴……真不好意思呢!”寡妇的脸早已变得通红了,只是在暮色的掩盖下,村长老婆并没有看出来。

“你看看你!都憋了几年了,还不好好利用机会泄泄自己的阴火?嫂子不是说了吗,都是过来人!”村长老婆的语气里带着情绪。

寡妇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。她拉了拉村长老婆的手,偷偷的说道:“老嫂子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“那不就成了?诺,村长等着你呢,去吧。”村长老婆指了指房门,神情黯然地进了西屋。

村长老婆一走,寡妇的呼吸渐渐短促了起来。

伸手轻轻推开房门,寡妇悄悄地呼唤了一声:

“村长?”

一只大手像铁钳一般卡在了寡妇的胳膊上,接着,寡妇的身体就失去了平衡,侧身倒在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之上。

“轻点!”寡妇尽量压低声音。

“我的小贱货,想死你了!”村长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,两腿夹着寡妇的臀部,一只手伸进了寡妇的衬衣。

“老死鬼!讨厌!怎么还是这么心急!”寡妇贴紧村长的耳朵,娇喘吁吁地说道。

“小贱货,好久不见你了,还以为你忘了我了!……”

寡妇伸出那双芊芊玉手,轻轻地堵上了村长的嘴巴。

寡妇朝门外望了望。村长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村长把嘴巴凑近寡妇的耳朵。

“还是你考虑周到!要是被那老婆子听到,麻烦就大了!”村长的手早已经捏住了寡妇胸前那团柔软的饱满。而寡妇也是心如火烧,娇躯如蛇一般不停地扭动着。

“是呀,她不知道我们两个其实早就那个了。要是知道,她怎么会找我给你生孩子呢!”寡妇一边喘着,一边咬着村长的耳朵说着。

村长的小弟弟早已愤怒地挺了起来,寡妇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,她摸索着找到村长的裤裆,隔着一层衣服,她紧紧地攥住了那根让她无数次欲仙欲死的魔棒。

“好想你,我的村长,我的山大王!”寡妇终于把持不住,软软地躺在了村长的怀里,任由村长的大手在自己的胸脯上游走、搓揉。

那一浪胜过一浪的渴望,让寡妇抛下了所有的娇羞,**裸地渴求着村长的深入,渴求着村长的冲撞,渴求着那滚烫的液体再次喷入自己的下体,那是蚀骨的快意,是彻底的**,是她这辈子最难拒绝的念想!

寡妇紧紧地夹着自己的双腿,不停地交叉磨蹭着。她感到自己的下面好像空虚了几千年,急不可耐地需要彻底的填充。

“来,村长,干我。”

寡妇呻吟道。

这次村长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急不可耐。他将寡妇放在床上,然后拉上窗帘,开了灯。

寡妇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一览无余。

果然是蕾丝边的内裤,遮羞的那道白丝布只有数厘米宽。两边钻出了两丛浓密的黑草。村长咽了咽唾沫。

因为村长发现,寡妇的**,早已泛滥成灾,湿了一大片。就连黑草上,都沾着亮晶晶的**。

高速首发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最新章节,本章节是3、丛林蜜泉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</center>

 推荐阅读: 当快穿大佬点满锦鲤属性 我可以进入游戏 诸天从水浒开始 诸天:开局一个笑傲时空门 废土何处是桃源 我用魔道证神位 寒纪末世笔记 星衍启示 港综:开局拒绝卧底 重生,我成了上帝继承人 我,丧尸领主,天灾支配者 星际超级植培师 
 猜您喜欢: 我在亮剑当兵王 笑抽三国 鬼医圣手 倾宸 都市之一代宗师 人鱼约定心之契 我在80年代当村长 重生之山寨发家史 桑临破晓 位面小地主 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 超级强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