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一二小说
一二小说 > 科幻小说 > 人类照耀银河 > 1040:持续千年的广播
一二小说全新上线, 更新最快的精品小说全文阅读、txt电子书全集下载站, 请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://www.12xiaoshuo.com

顺着助理在视野里作的标注看过去,木桌上放着个小小的金属盒子,很像没有天线的路由器。

那就是游击队用来接收广播的电台。

一桩莫大的悬疑终于有了答案。

伍家先祖即便不是游击队员,也与游击队有异常紧密的联系。拥有游击队的电台,还藏在雪山巨树里收听广播。

“神谕……”

巴婵喃喃的道:“原来唱的是这个……”

相骞锦的感知里是两个场景叠加着的,一个没有小女孩,房间破败覆满灰尘。一个是小女孩在唱歌,房间整洁如新。

“该工作了……”

小女孩停了下来,自言自语着摆正坐姿,然后字正腔圆的读起了稿。

严格说是背起了稿,她似乎记得每一个字。

“各位亲爱的同胞们,五角星广播电台开始广播啦!”

“今天是五月初三,我们讲棘叶辣椒的种植……”

小女孩不仅接收相骞锦的广播,还在转发广播。

不是直接转发他的广播,而是复述一遍,还隐去了赤联的存在。

悸动如潮冲击着相骞锦心灵,更多疑问也随之而来。

小女孩是谁?

跟伍家先祖有什么关系?

他广播的目的不是讲这些行星拓荒知识,而是向游击队发送他作为赤联特派代表来到五角星的消息,召唤游击队来解冻。

当然最大的疑问还是……

她为什么会唱这首儿歌?

相骞锦转头看看巴婵,少女还怔怔看着桌椅,自然是看着另一个景象中的小女孩。

巴婵听到的儿歌应该就是小女孩唱的,所以这个小女孩年龄不大应该还在?

小女孩忽然停下广播,另一个身影走入场景。

这该是个女子,背对着看不到面目,只看到麻布长袍和紫色的角。

她对小女孩说了什么,声音非常模糊,小女孩噢了声抬手摸角。

这时候才注意到小女孩的角上也缠着绒凤的触须。

景象就此定住,然后渐渐消散。

“难道就是头上这只绒凤在跟小女孩连线?”

相骞锦骤然惊觉,莫非这幕景象就是绒凤近期的记忆?

感知恍惚,新的景象出现。

这次不是小女孩,而是个青年。

房间里的摆设稍有变化,助理说:“地板上的裂纹要少一些,时间应该比小女孩早。”

青年倒没唱歌,一直在广播。

景象一次次变化,每次都出现新的人。时间越来越久远,细节也越来越模糊。

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,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广播,有些时候在冥想,有些时候在打扫。

有个细节相骞锦很在意,不少景象里都会出现那个麻袍紫角的女子,跟广播的人说了些什么。感觉像是同一个人,却跨越了漫长的时光。

最后一个景象非常模糊,只是依稀看到个老人伏案疾书。细看不是写字,而是在一块石板上刻字。刻几个字就喘气咳嗽,似乎已经油尽灯枯,随时都会离世。

助理说:“这可能就是伍家先祖了……”

相骞锦也注意到了,景象里的房间还不能叫房间,就是个树洞。桌椅都是整块木头砍凿出来的,电台搁在还没挖通的窗洞上。

“绒凤能活多久?”

相骞锦问助理:“不可能有上千年的寿命吧?”

“我正想跟你说这个呢。”

助理有些兴奋:“刚才我大略探查了下这家伙的情况,果然跟资料里的记述有了很大差别,你猜怎么着?这家伙的脑容量几乎赶上人类了,维弦性没到银河人类的水平,但朊基浓度非常接近!”

“哦哦,寿命寿命,根据朊基浓度和生理结构来看,肯定没有上千年寿命,二三百年还是有的。”

“至于它的记忆为什么能跨越上千年时光,我猜是继承了上代的记忆,对了……”

助理的意念绵绵如蛇,像是神秘兮兮的对相骞锦耳语:“这家伙是雌雄同体自体繁殖的哦。”

都啥时候了还关心这些事呢,就算是在地球上也有不少雌雄同体的鸟啊。

“神谕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吗?”

巴婵也像看走马灯似的,看到不同景色不同的人。

她呆呆的很是怔忪:“我听到的不是神谕只是凡人的传讯?”

相骞锦很理解她的心情,作为虔信神明的信徒,知道自己自小听到大的神谕竟然是在这种地方发出的,还是由凡人发出的,自然有些崩溃。

没等他解释,少女又自顾自的说:“不,他们是在转述神谕,这里是替神明传话的地方,他们就是神使。”

这姑娘不仅心大思路也很特别,相骞锦已经开始习惯了。

“我经常听到这首歌,也听到这些神谕。都听不太清楚,不像是那个小女孩,感觉应该是个老婆婆……”

巴婵又说:“这些神谕到底有什么意义呢?”

是啊,有什么意义?

你又是怎么能听到的呢?

相骞锦没有答案,只能敷衍道:“你会明白的。”

“伍家先祖并没有改造电台,把它融进自己血脉里。”

助理也很奇怪:“巴婵为什么能听到从这里转发的广播?这里又是用什么设备对外广播呢?”

会不会对电台做了其他改造?

相骞锦走过去拿起电台,有点沉,哗啦啦响着,里面是堆碎片。

“早就坏了啊……”

助理遗憾的道:“坏了几百年了。”

电台早坏了,这些人转发的广播信息又是哪来的?

可能是电台还没坏的时候绒凤记下来的。

自己头上这只绒凤的祖先应该就是伍家先祖的助手,代代繁衍,把记忆传承了下来。

感知又恍惚了下,景象再现。有人坐在椅子上,正好跟相骞锦眼对眼。

这是个白发斑角的老婆婆,满脸褶皱,眼睛却清澈透亮,里面似乎闪烁着星辰。

“终于到时间了……”

她对相骞锦说,“没有人来接替我吗?那我就是最后一个,真是太好了!”

相骞锦呆呆的还以为在对自己说话,猛然醒悟,转身看到门口立着那个麻袍女子,可惜面目藏在帷帽的纱巾里看不清楚。

麻袍女子在说什么,却模糊得像凌乱风声。

“那里有人吗?”

巴婵跟着转身,女子的身影却已消失。

“这个老婆婆……”

她也没在意,回头看着白发老婆婆,唏嘘的道:“应该就是向我转述神谕的神使。”

没错,也是唱那首儿歌的小女孩。

从十岁出头到垂垂老矣,她一直待在这里。

“说不定就是你的曾姑祖。”相骞锦记起巴婵之前说过的事。

“是吗……”

巴婵瞪大了眼睛,“所以她的确是被鬼隼引诱走的,只是鬼隼并不是要吃她,而是让她当神使?”

“如果不是事情有了变化,你可能就是下一个。”没来由的,相骞锦非常确定。

“对我来说都一样。”巴婵很认真的说:“当然现在更好,可以做得更多。”

景象中老婆婆颤巍巍起身,低声嘀咕:“希望还有力气,还来得及。”

她拄着拐杖,很努力的挪动身躯,消失在另一道门后。

相骞锦打开那道门,门后是树干搭出来的走廊。走廊两侧有木板搭的库房、厨房和卧室,尽头是片彩光迷离的空间。

老婆婆没入那片彩光,相骞锦赶紧追上去,然后置身彩光之林里。

一株株已经枯死的树干直直挺立,向上伸展到岩壁之外。紫、白、蓝、绿、金等色光点匆匆树干缝隙里溢出,绕着他和巴婵打转。

老婆婆在林中深处的一株树前蹲下,大概是绒凤的记忆不是很清晰,她的身影变成了大块色斑,也听不到什么声音。

景象消失,相骞锦走到树下,发现地上有块石碑。

石碑刻着很多字,最上面的字歪歪斜斜的,不仅书法不好力道也很弱。越往下字迹越工整,刻痕越深。到了下面,尤其是最后几行字,单个字虽然工整但排列起来却很凌乱。而且刻痕又变浅了,还是新鲜的。

这些字是老婆婆从小到大分几次刻下的,最下面几行就在刚才的景象里重现了。

“我比先辈们幸运,看到我留言的不是后辈,而是特派员。”

“特派员,向你报告,我们的任务终于完成了。”

“你是来改变这个世界的,对吧?”

“我只有一个愿望。”

“让大家看到天上的星星。”

 推荐阅读: 悲情画扇 都市之豪门赘婿 列王纷争之权利的游戏 你是枭雄 变装女秘书 大梦幻世歌 摘冠皇后 都是招亲惹的祸 快穿:男神,许你生生世世 我的耍赖男友 落钗 惊梦五凤楼 
 猜您喜欢: 城市悲情 从火蓝刀锋开始崛起 网络韦小宝 99次夺爱:甜妻,圈入怀 邪天下 乱世山河 穿入聊斋 抱火追仙 我们的世界大战 重生之一统娱乐圈 不俗记 琴剑江湖